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irdino di Ninfa

 
 
 

日志

 
 

2008年01月07日  

2016-07-02 06:0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这样一天,失落的回了家,一个人坐在床上盯着窗外的云,德国总是有很漂亮的云,一团堆着一团 阳光好不容易才能从中间夹缝中着照耀下来,打开手机想拍照却被前置镜头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黑黑的眼圈惨白的脸,两颊的婴儿肥和内心一样浮肿,在十九岁这样最美的年纪 我却不爱照镜子了,害怕看到自己的模样,如果童年的我坐着时光机来看长大之后的我 一定会很失望吧,仿佛都可以看见小时候的我在对我叹气,摇摇头。小时候谁不是做着英雄梦长大的,因为想扮演蜻蜓队长而大打出手的小男生,因为想和公主一样优雅而无数次想象自己生活在城堡中的小女孩。小时候妈妈好不容易给我买了一条公主裙,裙摆绣着奶紫色的紫罗兰,荷叶边一层叠着一层,好几次深夜都忍不住偷偷爬起来从衣柜里翻出这条裙子 枕在她柔软的纱布上进入香甜的梦,那时候的未来和窗外的星辰一样闪耀。

小时候我有一个炽热的内心,小学的数学老师是一个猥琐的老头,逼着我们按期给他买红笔 谁买就喜欢谁,上课的时候总会拿两把椅子放在讲台上 每次我们做习题的时候他都会坐着把鞋脱了 然后把脚搭其中一把椅子上得瑟的晃阿晃,宝蓝色的袜子,极其耀眼。我无数次想象着从窗外飞来一条巨龙把这个烦人的人抓走了,他在空中惊惶失措我在地上高呼万岁的样子。有一天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在数学作业本写下:“我讨厌数学老师”从而惹怒了他。上数学课的时候被叫到外面问话,“这话是你写的吗?”我吓得哆哆嗦嗦赶紧撒了个慌:“不是我写的,是我弟弟逼我写的”“你弟弟认识你数学老师吗?”我永远忘不了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从此之后每节课他都要我站着听,享受着同学们幸灾乐祸的目光,谁不喜欢看好戏呢,看女生窘迫的样子比看老师宝蓝色的袜子可有意思多了。最开始我真的很窘迫,内心非常的委屈,后来慢慢习惯了,老师一旦臭着脸看着我,我也臭着脸看着他。

后来愈演愈烈,他说不想再看到我,以后一旦上数学课就要我背着书包滚出教室,这应该是小学的最高屈辱了吧,坐在教师内目送我出门的脸不再幸灾乐祸,有些人嘴巴张成圆形,有些人害怕的拿课本挡住自己的头。咬着下唇忍着不哭被赶出来那一刻,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再抬头做人了,正义的气焰瞬间被浇灭了一半。其实稍微想想就知道私下认错道歉就没事了,毕竟是我挑事在先,可我就是看不惯这种欺负弱小的人阿,

从那之后每节数学课之前都主动收拾好书包 去操场玩,操场旁种着高大的梧桐树 阳光照耀下闪着光好漂亮,快乐的在操场上奔跑,跑累了就到门卫大爷那里讨水喝,门卫爷爷有只大黑狗 趴在台阶上呼哧呼哧的和我一起等水喝,门卫爷爷总是那么的亲切善良,会耐心的听我说小孩子眼中有趣的事情。有天烧水的炉子坏了他就一手牵着大黑狗一手牵着我去学校外面买冰棍儿,我舔着白白得来的冰棍儿把心理所有的烦恼忘得一干二净,聊起天来才知道他也是老师 退休了待家没工作也舍不得离开学校就跑来当门卫,我把我的事情告诉了他,后来数学老师也就没有把我赶出过教室了。

我知道一定是门卫爷爷帮我说话了,就连校长看到门卫爷爷的时候都会主动问好,我被赶出去的时候经常会有往届毕业生提着水果来看他,感叹人与人之间天差地别,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听过数学课,每次就埋头拿个小本子画画,画吐着舌头的大黑狗 画操场边上的野花和梧桐树 画门卫大叔的红砖房子。

我觉得世界是一条以时间为轴线永不停息的长河,随波逐流者有 逆流而上的人有,有时候会被不自觉的卷入漩涡,有时候会被无法抗拒的浪潮拍上暗礁,有时候会幸运遇到充满阳光小岛。也许死亡才是彼岸 也许彼岸只是又一个轮回。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